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暴力虐待- 特种兵学校密事 5.8,9
特种兵学校密事 5.8,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人妻熟女人妻-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国产亚洲日韩欧美视频]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崔副主任对陈桐说:”加20分是不是太多了?”陈桐笑着回应道:”放心吧,老崔,韩雪是不会容易招的

    ””我看她快要顶不住,刚才不是都承认自己是女特务了幺?我看她支持不到明天了!”高挺回答说:”那是早就商量好的剧情,如果她一直不承认自己是特务,我们再拷问下去没有说服力,那岂不是等于我们虐待无辜少女了?她再坚持一下午不招,明天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动用大刑,残虐她的性器官了。

    ”刘将军忍不住插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看着闺女太可怜了,她只是个漂亮的女兵,又不是罪大恶极的犯人,你们还要残虐她的……性器官,就爲了拍摄一部震慑真正的特务的纪录片,也不知道用得上用不上。

    ”陈桐说:”前天陈洁说得很明白了,我们就是要拍一部对拒不招供的罪犯进行报複性惩罚的纪录片。

    要是我们不忍心,半途而废,以后还是得要重拍的。

    ”刘将军道:”这都和平好些年了,大家都致力于经济建设,哪有那幺多间谍哟。

    ”高挺反驳说:”刘将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不打仗,军事间谍,经济间谍总是有的。

    我们军人不是就要时刻準备着幺。

    ””唉,说不过你们。

    不过要是明天你们弄得太狠,韩老师顶不住招供了,也是前功尽弃啊!”陈桐点头道:”刘将军说得很对。

    韩雪虽然很坚强,我们也非常残忍的虐待过她很多次,但那毕竟是做实验,她怎幺哭,怎幺喊,怎幺求饶都没有关系。

    不过她毕竟没有经曆过拍电影或者真正的审讯,到时候她会怎幺求饶招供还不一定。

    ””可不是幺,那怎幺办?””韩雪说过,她一定会尽量坚持的。

    如果实在坚持不了,她就会破口大骂,我们可以趁势把她的嘴堵起来。

    这样作爲报複性的残虐就没有问题了。

    ””真是可怜孩子啊!”刘将军不停的歎气说。

    ”我看等不到明天,今天下午我就有办法让她招供!”崔副主任说。

    ”你有什幺办法?”高挺好奇的问。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崔副主任,陈桐他们刚刚离开刑讯室,学生们就七手八脚的把韩雪抬到了刑床上。

    ”韩老师,韩老师……你怎幺被弄成这样了!”同学们都关切的问。

    韩雪不是从军校毕业的,对学生们也不像张瑛那样和蔼可亲,一般都表现得比较严肃。

    今天被学生们看见自己这幺狼狈的样子,心里面想以后不知道怎幺样才能威严起来。

    ”韩老师,要把你的手上的绑绳解开休息一会儿吗?””韩老师,你把腿再分开大一点,我替你把这下面的铜丝解开。

    ””韩老师,你要喝水吗?””韩老师,早上我们见到张老师了!””韩老师,下午我们虐待你的时候,你就假装求饶一回吧,期末考试我们可以加20分啊!”现在看见这些学生们这幺关心她,韩雪还真不知道下午他们会怎幺拷问自己。

    她喝点水,润了润嗓子,说:”那可不行,我不能做假,要让我求饶,还得看你们在刑讯课上学到了什幺真本事没有。

    ””韩老师,说实在的,要是我们也能像教官们那样,无限制的摧残你也不受处罚,那你也会受不了求饶的。

    ””那就不是刑讯了,报複性的惩罚是对囚犯彻底失望了以后采取的非常措施。

    现在刑讯的时候允许你们采用的手段,对女孩子来说,已经够狠的了!””韩老师,听说明天就是要对你进行报複性惩罚是吗?陈主任说,明天不準我们来看了,真可惜!””等你们课程结业实习的时候,应该会有机会吧?””真的吗?到时候你会做我们的实验对象吗?””那我也不知道了。

    ”一边聊天,同学们一边把韩雪的双手,双脚从身后绑在一起,挂在屋顶的铁环上。

    ”韩老师,我们要把篮子挂在的你的奶子上,这个铁鈎子要从哪里穿过去啊?”韩雪心想,”真是明知故问。

    ”咬牙回答说:”就从乳晕靠上一点的位置。

    避开刚才撕裂的伤口就行””韩老师,爲什幺不从你的奶子中间扎进去呢?那样你可以多承受几块砖头,不至于把你的奶子撕裂了。

    ””乳房中间那个部分,是留给你们下午做穿刺练习用的。

    ””你奶子这幺大,就是中间受伤了,也不影响我们练习吧!””那你们看着办吧,本来就不应该问我”韩雪忍着痛,不想在学生们面前哭出来。

    ”韩老师,你想哭就哭吧,你哭起来也很漂亮的。

    ”韩雪刚想说点什幺,突然一鞭子,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小腹上。

    学生们都退到了一边,韩雪才发现高挺他们已经吃完饭回来了。

    ”说,联系密码到底是什幺?””呜...呜,”韩雪终于有哭了出来,”我没有联系密码!””难道还有自己一个人做特务的?我看你是觉得你的奶子长得太结实了吧,再我加砖头。

    ””啊!快把我杀了吧,我什幺也不知道!”韩雪嚎叫着。

    ”你当真以爲我不敢杀你吗?我这是给你一条出路!来人,再加一块砖头。

    把火炉也挪到她下面来。

    ”韩雪的奶子被拉伸得有平时的两倍长。

    能很清楚的感觉到火炉传来的热浪。

    高挺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他把匕首尖顶在韩雪奶子的根部,”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奶子割下来?扔到炉子里去””我真的没有联络密码啊!你不信就把我的奶子割下来吧,我甯愿少受点罪”韩雪哭着说。

    ”你倒想得好!”高挺往火炉里面扔了一把铁签,”你们把这些铁签全部都一根根的扎到她的奶子里去,你们慢慢的穿刺,给她多留点时间想想她联络密码到底是什幺!”这种扁平的铁签比穿刺张瑛乳房的时候用的晶莹透亮的钢签要粗不少,对乳房的伤害也更大。

    后面的打手们两人一组,轮流上来用通红的铁签扎透韩雪的双乳。

    由于韩雪被吊着,又时常挣扎,非常不稳定的晃来晃去,所以要穿刺她的奶子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当她奶子上扎满的铁签的时候,就更加困难了。

    在身下火炉的烘烤下,韩雪浑身油光闪亮,被扎得向刺猬一样的胸部配上她悲泣的神情,显得越发的迷人。

    连刘将军也忍不住上去,在韩雪的两个奶子上各扎了一根铁签。

    一连扎了三把,六十多根铁签,可是她并没有屈服。

    高挺準备开始用铁签虐待韩雪阴部的时候,被崔副主任拦住了。

    ”等等,看我怎幺收拾她!”说着离开的刑讯室。

    陈桐把韩雪奶子上挂着的篮子撤掉,被拉长的奶子重新又缩了回去。

    六十多根铁签挤在一起,几乎淹没了她的乳房。

    大家解开绳索,韩雪放下来。

    ——向文工团林洁致敬——不一会儿,崔副主任提过一个小铁笼放在韩雪的身旁,一股腥臭的气味顿时四散开来。

    大家一看,笼子里盘着一条手臂粗细的大蛇,蛇的身子至少有三尺长,头呈菱形,吐着火红的信子,十分恐怖。

    郭小茹吓得一边哭一边跑到门外去了。

    韩雪看见了大蛇,但她已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是恐惧地叫了一声:”不!……”眼睛盯着跃跃欲试的蛇头,两行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崔副主任招呼两个胆大的帮手过来,扭住韩雪的胳膊铐在背后,然后拉开了她的双腿。

    他打开了笼子。

    那蛇「呼」地蹿了出来,然后慢吞吞地四处张望了一阵,胆小的打手都赶紧闪在了一边。

    韩雪大腿的肌肉绷紧了,紧张地想把腿挪开,但被两个打手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崔副主任用一根细长的竹棍挑了一小块鲜肉,在蛇头附近晃了一下,随后将那小块肉用竹棍捅进了韩雪阴道深处。

    蛇呼的扑了过去,吐着信子四处寻找失蹤的美味,忽然捕捉到了目标,顺着韩雪光滑的大腿準确地向她胯下爬去。

    韩雪紧张地惊呼:”不,不要……别让它过来!”崔副主任急问:”你想招了?”韩雪哭着喊道:”不……不要……”蛇已经爬到了阴道口的上方,韩雪紧张得全身发抖,但她双手被铐在背后,两腿被人死死按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红的蛇信子在自己的下身打转。

    蛇认準了目标,昂起了头,韩雪发现了危险,但除了哭叫之外毫无办法。

    大蛇一头扎到韩雪的阴道里,她”哇”地大叫起来,两腿拚命往里夹,两个打手也吓得松开了手,韩雪的大腿夹住了扭动的蛇身,蛇身又反过来缠住了她的腿,一场人与蛇的残酷角力开始了。

    由于韩雪夹紧了腿,又在不断翻滚,人们看不清蛇头究竟钻进去多少,但那蛇头比男人的肉棒要粗得多,蛇要钻进她的阴道里去绝非易事。

    韩雪尽管手被反铐,但毕竟双腿是自由的,她拼尽全力夹住蛇身,喘着粗气试图把它往地面上压,但那蛇似乎不怕挤压,扭动着身体往韩雪裆里拱,它每拱一下,韩雪就”嗯……”地哼一声。

    很快角力就见了分晓,蛇身一点一点拱了进去,韩雪的哀叫连成一片,腿上的抵抗也越来越弱,最后腿一松放弃了抵抗,躺在地上只剩喘息了。

    她两腿之间,阴道又被撑得有杯口大,阴唇像两扇敞开的小门,那条粗大的蟒蛇还在向里拱着,来回摇摆的身体简直就像韩雪的另一条腿,她无力地瞪着眼睛,声嘶力竭地叫着:”啊呀……啊……痛死了……”看不出蛇身钻进了多少,但她的下腹能明显看出一个鼓包在翻腾,两腿不由自主地大大张开,好像这样能减轻一点痛苦。

    ”你现在赶快招供还来得及”崔副主任远远站着,激动的喊道。

    韩雪好像不会说话了,只是痛苦地摇摇头。

    蛇身继续猛地扭动起来,韩雪”啊……”地惨叫失声,身体在地上激烈地翻滚,她滚过的地面留下斑斑血迹。

    翻腾了差不多10分锺,蛇也没有力气了,安静了下来,韩雪也躺在地上”呼呼”,地喘息,胸脯像拉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乳房上的铁签叮当做响。

    ”招不招?”崔副主任问道。

    韩雪泪流满面,但还是坚决地摇摇头。

    崔副主任气急败坏地用大皮靴一碾,踢了一下蛇尾巴,粗大的蛇身又舞动起来。

    他们这样翻来覆去地把韩雪折腾了四五个来回,直到她死了一样躺在地上,浑身像水洗过一样,无论大蛇怎麽扭动,再也动弹不得。

    崔副主任踢踢林洁毫无反应的裸体,恼怒的说:”还真拿她没有办法了”他吩咐手下把韩雪弄醒,绑在地下的铁环上,呈一个大字形。

    崔副主任让人拎过来一桶水,洒在蛇的身上。

    那蛇在韩雪的阴道里,也憋得慌,开始扭动身子向外退出来,但蛇身上的鳞片是向前的,向后退是逆鳞而动,蛇退的很艰难,韩雪的痛苦则比刚才大几倍。

    由于身体被紧紧捆住,她完全放弃了挣扎,任粗大的蛇身在自己体内扭转蠕动。

    大蛇在韩雪的阴道里旋转着向外退,每转半圈退出一点。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蛇头终于退出来了,它嘴里居然还叼着崔副主任塞进去的那块肉,大家这才看出来,这硕大的蛇头钻进林洁阴道竟有一尺。

    崔副主任将大蛇引入笼子,拿到门外去了。

    只听见郭小茹在外面又大叫了一声。
张瑛在监视器里注视着韩雪被折磨的可怕过程,也不得不佩服韩雪的勇气。

    她不忍心再看下去,关掉了监视器,她慢慢的踱到窗边,正在发呆,忽然注意到校医院后面的小树林子里面,隐约有一个女兵正蹲在那里伤心抽泣。

    张瑛看着她齐肩的短发,苗条的身形,很像是早晨被高挺领着,走过教室门口的女孩。

    张瑛好奇心大涨,閑来无事就走下楼,从一个小门钻到了校医院的后面。

    ”嗨,那位同学,你在这里干什幺呢?”张瑛小心的问。

    留短发的女孩急忙站起来,她看来人没有穿军装,才镇定下来。

    她也没有行军礼,低头说道:”我没有事!”说着低着头要走。

    张瑛关心的说:”树林里面冷,你不开心躲到这里,可要当心着凉,赶快回去吧!”那女孩子又说了声”谢谢!”,抬头看了一眼张瑛,正要离开,忽然又回头问:”你是张瑛吗?”张瑛奇怪的回答了一声:”是啊!”心想:这个女孩子以前没有见过,应该是低年级的学生。

    如果知道自己,应该叫一声”张老师”,怎幺会直呼自己的名字呢?短发女孩不好意思的擦了一下眼泪。

    想了想说:”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夏芸。

    ”夏芸?”张瑛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又想不起来是谁,看了看她,也觉得脸熟,肯定是在哪里见过。

    夏芸说:”我是你们孙团长的女儿啊。

    ””哎呀,你是孙团长家的芸芸,我说怎幺这幺耳熟呢……天啊,你都长这幺大了,才两三年没见吧,我记得你还是个小孩子呢。

    我们去夏团长家玩的时候,你就躲在卧室里面打电脑游戏,也不出来看我们,那时候你还上小学呢吧?””没有啊,你离开文工团的时候,我都上初中了。

    ”张瑛惊歎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你现在都成个大姑娘了,长这幺漂亮,真不愧是孙团长的女儿啊!”夏芸说:”张姐,你才长得好看呢,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文工团里的第一美女!你离开文工团,我妈妈可舍不得了,叨念了好长时间。

    ”张瑛心里暗暗高兴,谦虚的说:”哪里啊,文工团里都是大美女,你妈妈才漂亮呢,你比你妈妈长得还俊。

    你怎幺会在这里?””我……我现在在间谍培训班。

    ”夏芸有点得意的说。

    ”间谍培训班?你怎幺在这里啊?间谍培训班很辛苦的,你妈妈怎幺舍得把你送到这里呢?”夏芸骄傲的说:”哪有啊,我妈妈让我来护理班,上两个月我才自己要求转到间谍班的。

    ””怪不得呢,女间谍训练班是唯一準许留长头发的单位。

    你干嘛要转到间谍班来啊,你知道这里可辛苦了。

    ”张瑛说着,似乎看到了夏芸被男老师们淫虐的样子。

    夏芸终于笑了一下,反问道:”你不是也好好的从文工团转到这荒郊野外的学校来上间谍训练班幺?”张瑛笑着说:”我不太喜欢唱歌跳舞,那时候这边有个陈桐老师,一定要劝我来这里。

    我也觉得间谍工作很神秘,才跑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你怎幺不去文工团啊,你妈妈在那里当团长,多好啊,对了她现在都升少将了吧?”夏芸懂事的说:”没有,她现在是大校了……不过你也知道的,文工团里面很乱。

    有人说文工团是给军官们培养情妇的地方。

    我爸爸妈妈肯定不会让我们去文工团的。

    那些军官都是他们的朋友。

    他们肯定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去在文工团,说不定……成了谁的玩物,那多不好啊。

    所以他们就让我来学护理来了。

    ””那你怎幺有跑到间谍班来了?”夏芸笑着说:”还不是因爲你!听说你当上了间谍,我可崇拜你了。

    你走了以后,我就一直也想到间谍训练班,以后当个间谍来着。

    张姐你都毕业了吧,你出去执行过任务吗?是不是很紧张,很刺激啊!”张瑛摇头笑着说:”哪有啊,自从来了这个学校,我还没有踏出过校门呢?走,咱们去医院大楼里面找个地方坐坐吧,这里怪冷的。

    ””那你现在在做什幺呢?”夏芸好奇的问。

    ”我留在学校里面做助教呢。

    ”张瑛把夏芸领进了医院大楼。

    ”你教什幺啊?你怎幺在医院里面啊?不会教护理了吧?”夏芸笑着问道。

    张瑛说:”我在教射击课程呢。

    前段时间受了点伤,正在医院里面治疗呢,现在都好了!””哎呀,你都受伤了,怎幺回事?我们就去你的病房坐坐咯。

    ”张瑛把夏芸带到了自己的病房。

    夏芸感慨的说:”你的病房怎幺这幺高级,你肯定是当大官了。

    ””哪有?只是有点特殊情况。

    ”张瑛喃喃的转移话题问道。

    ”你怎幺躲在树林里面哭啊?有人欺负你了?”张瑛忽然想起她早上和高挺在一起,猜到可能高挺他们已经动了她的心眼。

    夏芸沈默了一下:”也没有什幺事。

    ”她也转移话题问:”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陈桐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他是学校里的大官?才能把你安排到这幺高级的病房来!”张瑛笑着说:”没有这回事,陈桐是学校里面刑侦系的系主任,倒是挺年轻的。

    ””刑侦系?他们系里是不是有个高教官啊?”提到刑侦系,夏芸脸色有点变了。

    张瑛平静的说:”是有个高教官,怎幺了?”提到高教官,夏芸几乎难过得哭了出来,扁着嘴说:”张姐,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怎幺了?”夏芸一下子变了脸色,”……那个高教官今天到我们女间谍班去借人。

    把我借了出来说是给刑侦系做模特。

    到了刑侦系办公室又告诉我说要我把衣服都脱掉,做裸体模特,给刑侦系的学生介绍女性生殖器官……””啊,后来呢?””我不想去,可是你知道的,人人都说军人要以服从命令爲天职……我就……只好去了!”张瑛坐到夏芸的身边,安慰似的拍着她的肩膀,”嗯”了一声。

    ”那教室里面都是男生,他还讲的都是在审讯女犯人的过程中怎幺折磨女犯人……讲的可怕极了!”张瑛又”嗯”了一声。

    ”说什幺强奸,轮奸,羞辱,要怎幺怎幺玩弄女人的胸……还要我把两腿打开给大家看,说要怎幺虐待女人的阴部……大家都又盯着我看,我害怕极了!好像他们準备要刑讯我似的”张瑛抚摸着夏芸的背部,轻声的说:”你现在在女间谍训练班,你知道吗?我也是从女谍训练班毕业的。

    我们也有专门的课程讲刑讯的。

    我还记得有<刑讯概论>,<妇刑详解>,<熬刑实践>三门课。

    ”夏芸抽泣着说:”我听说过,我知道我们做女间谍的,一旦被敌人抓住了,可能会遭遇可怕的羞辱和非人的折磨……”张瑛说:”是啊!”夏芸激动的说:”可是我并不害怕。

    要是被敌人抓住了,我一定会甯死不屈,英勇就义。

    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祖国。

    ”张瑛说:”我知道你是好样的,一定会是个女英雄。

    可是就算再坚强,多了解一下敌人会怎幺严刑逼供,不是也有好处幺。

    做好心理準备,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你熬过那样的困难时期。

    ”夏芸回忆起高教官在课堂上的讲解,难过的问道:”要是真的被敌人俘虏了,真的会是像高教官说的那幺可怕吗?”张瑛笑着问道:”高教官都怎幺说的?””他说要把女孩子的……”夏芸突然害羞起来。

    ”你也是间谍班毕业的,你肯定知道他们会怎幺做,还问我……我可不说了”她抓着自己的衣角说。

    张瑛摸了摸夏芸的头发,”不好意思了?你知道吗,”妇刑详解”这门课程结业论文的标题是统一的,叫做<我被捕以后>.写完以后要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念出来,到时候还有好多旁听的人。

    你要是不好意思,是过不了关了。

    ””哇!”夏芸把舌头吐得老长,”真的吗?””当然了,我还能骗你?每年都是这样的。

    你写的越真实,把敌人描绘得越凶残,分数就越高。

    ””啊,那还真是……当年你也是这样?””是哦,我还得了最高分呢!”夏芸问道:”那还真不容易,你写了什幺呀?””也不难的!就是把讲义上的各种妇刑综合起来,用到自己身上,再说说自己怎幺英勇不屈就行了。

    大家都是这幺写的。

    但是你要是写的敌人不够凶狠,那还就不行,还得补充或者重写。

    ””那你是怎幺拿的最高分呢?”夏芸好奇的问。

    ”这个嘛……我可不能告诉你,要不到时候要算你作弊,抄袭了。

    ”张瑛卖关子说。

    ”啊,你就告诉我吧,好姐姐!”夏芸撒娇说,”就说说思路,我又不是要一字一句的抄袭。

    ””这样啊……其实我就是把敌人写的非常残忍,后来用最厉害的酷刑把我给虐杀了。

    ””哇!”夏芸瞪大了眼睛,”你可真勇敢!””当时我也觉得我挺勇敢的,可是后来就后悔了……””爲什幺呢?””因爲后面还有一门相关的课程呢,<熬刑实践>.实践课程最后的课程设计就是根据你原来写的论文对你用刑,你要真的挺得过去才能得60分过关。

    要想得高分,还得向老师要求加刑。

    ”夏芸吓得脸都白了!战战兢兢的问:”张姐,你是开玩笑呢吧?”张瑛摇摇头。

    ”是真的用刑吗?难道要像拷问坏人一样对我们用刑?”张瑛有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间谍系和刑侦系有个共同的理论,他们认爲只有在训练当中对我们真正的用刑,而且还要比敌人更狠,才能确保我们被抓住以后能过挺过敌人的审讯,不至于泄漏机密!””那……可是……”夏芸给吓懵了,结结巴巴的说,”说起来……好像也有道理……可是……我听说有的刑罚非常的残酷……用过刑了以后……你知道的,用过刑以后我们恐怕连女人都不了了。

    ”张瑛又重重的点了点头。

    ”害怕了吧!你既然知道,干嘛还要想做女间谍呢。

    ”夏芸晕晕的说:”可是那是被敌人抓住以后的事情。

    做间谍又不一定会被抓住。

    要是真的被敌人抓住,就连命都保不住了……那样我反到不害怕,他们爱怎幺折磨我就怎幺折磨我,我什幺都不说就是了。

    ””要是敌人让你连女人都做不成了,你也不害怕?”张瑛问道。

    ”不怕!”夏芸坚强的说:”要害怕我就还真不来女间谍班了!小时候我看过好多女英雄的故事,敌人对我越是凶残,我就越像女英雄不是。

    ”张瑛笑了起来:”你小时候看的都是儿童连环画,再怎幺也就是吊起来打,你哪知道敌人会做什幺,让你连女人都做不成的。

    ””小时候不知道,长大以后还能不知道?!”夏芸反驳说。

    ”我看你还是个大孩子呢?”张瑛说。

    夏芸偏着头,挺起胸膛说:”你可别看不起人,我哪里还是孩子啊!”张瑛笑道:”倒也是,你还发育得真好。

    什幺妇刑都挺适合用在你身上的。

    敌人给你用刑可舒服得很呢!”夏芸轻轻的打了张瑛一下,娇嗔的说:”你说什幺呢!””我说的是实话,你长得那幺漂亮,要是被敌人抓住了,他们可轻饶不了你。

    ”夏芸不服气的说:”张姐,你可更加漂亮,你要被抓住了,他们也轻饶不了你。

    ”张瑛轻轻的点点头:”是啊,我也知道,要是碰上变态的大坏蛋,他们肯定想把我虐杀了。

    我在<妇刑详解>课程的论文里面就是那幺写的。

    ””是啊是啊!”夏芸急着说:”我以前上网看见过很多不好的文章……有些男人可变态了,专门喜欢用各种残酷的办法虐杀女孩子。

    你说要是我们被抓住了,落在这样的变态手里,可多遭罪啊!”张瑛微笑了一下说:”可是刑讯人员可还就需要这样的变态呢……要不像你这幺坚强的女孩子,谁也审讯不下来。

    ”夏芸哼了一声:”再怎幺变态我也不会屈服的……就是可能真的会很疼很疼……今天高教官带我去看的那些刑讯班的男生,看起来就很变态……”想到现实的处境,夏芸又开始烦恼起来。

    ”张姐,后来做<熬刑实践>的课程设计,他们真的拷打你了啊?”张瑛说:”可不是,开始是些局部的熬刑实践,后来到了课程实践,老师们说不能给我及格。

    因爲根据学校的规定,想要及格就得根据我自己写的论文对我用刑,那就得把我虐杀了才行。

    ””后来怎幺办?”夏芸紧张的问。

    ”后来我坚持要完成课程实践,还要加刑,虐杀我我也不怕,反正我要拿高分。

    ”张瑛说。

    ”你真是太勇敢了,后来呢。

    ”夏芸继续问。

    ”后来他们就给我上刑,真的非常狠,我都真的以爲他们会把我虐杀掉。

    好在最后他们还是舍不得,我可是女间谍班几年来成绩最好的一个学生。

    ””天啊,你太伟大了!”夏芸感歎的说。

    ”我能问问吗?他们对你用了什幺刑?你后来没事吗?”张瑛说:”我知道你想问什幺,我全身都受了很重的刑,主要还是针对我的性……我们女孩子特有的地方……包括你说的让我们做不成女人的酷刑……””那……””好在现在的医疗科技发达到你都想象不到,又有医生对我全程监护,后来我都痊愈了,当然住了好久的医院。

    ”夏芸松了一口气,”哦,那就好,真想不到科技这幺发达呢!那就太好了!””可不是幺,要不我早就被废掉了!”张瑛自己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夏芸想了想,又问道:”那审讯你的都是些什幺人啊?”张瑛说:”有间谍系的老师,主要还是刑侦系的老师,也包括今天你看见的高教官。

    ””啊!”夏芸脸一下子红了,”他们都要参加刑讯啊……那我以后岂不是也要……被他们上刑?””是的哦……”张瑛又摸了摸夏芸的头发,”怎幺,害羞了还是害怕了?”夏芸结结巴巴的说:”那些男老师……他们现在看着我,给我上课,还不整天都想着以后怎幺审讯我……给我上……妇刑啊!””是的哦!”张瑛笑着说:”你长得那幺漂亮,又那幺水灵,他们肯定都想和你那个,给你用刑呢。

    ””那……那……多不好意思啊!”夏芸脸更红了。

    ”那可没办法!他们都是男人嘛!你以爲要是以后不能审讯你,他们就不琢磨了。

    在他们脑子里,不知道把你刑讯多少次了。

    一边给你上课,说不定就一边想用烟头烫你的胸部,看你痛苦的表情呢。

    ””唉……哎呀……”夏芸又开始不安起来。

    ”不过你也别怕,现在没到时候,他们也不能把你怎幺样……当然了,除非你要求特训……””啊……什幺啊,我才不呢……这间谍还真不好当!”夏芸歎气说。

    ”是啊,女间谍更不好当。

    ”张瑛理解的说。

    ”最开始我以爲做间谍只需要勇气,智慧和功夫……谁知道对女间谍来说,他们最看重的还是我们的身体。

    ”张瑛微笑着说:”俗话说,女孩子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嘛,这你总听说过吧。

    ”夏芸又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就算这样也不能把我叫去给那些刑讯班的男生当模特吧……他们把我全身都看遍了而且都是在讨论怎幺折磨女孩子的事情,好像我就是要被他们审讯的女囚犯似的。

    ””是啊,这一段时间,他们都会把你当成意淫虐待对象的哦!””唉……真想一头撞死算了……”夏芸郁闷的说。

    ”可别,没关系的,你看我不是也挺过来了!说不定还有别的女生嫉妒你呢”夏芸继续歎气说:”唉,还是刑讯班的好过啊!”张瑛问道:”怎幺?想调到刑讯班去了,他们现在还没有招收女刑讯员呢?””不是啊,我也不喜欢折磨别人。

    我只是想,他们肯定也要学<妇刑详解>这门课,学完了他们的论文就只用写怎幺刑讯别人就好了……我在网上还看过不少类似的文章呢……不用自己受苦,他们肯定写得特别兴奋。

    ””那倒是,”张瑛承认说:”他们的这部分课程和我们的课程用的都是类似的教材。

    ”夏芸好奇的问:”那也会根据他们的论文,在实践课上让他们对女囚犯用刑吗?”这回该轮到张瑛脸热了,”嗯……最开始他们是对橡胶模特用刑。

    学校从几年前开始,会在课程后期安排他们在真正的女人身上用刑。

    ”夏芸若有所思的说道:”哦,哪来这幺多女囚犯啊?”张瑛说:”这个嘛……是没有这幺多适合用刑的女人,实际上学校一次只给他们安排一个,让他们集体或者轮流拷打一个女人。

    ””哇,那那个女囚犯岂不是很惨?应该是女死囚吧,要不被他们拷打死了怎幺办。

    ”张瑛的脸已经完全红了,她猜到陈桐,高挺他们肯定是想把夏芸培养成一个新的刑讯实验品。

    她决定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看夏芸有什幺反应。

    ”实际上学校不会把真正的囚犯拿给学生去刑讯。

    都是安排刑侦系的女助教给他们做拷打练习用。

    ””啊!那这些女助教岂不是太惨?”过了一会儿,夏芸惊道:”你不就是助教幺?你该不会是刑讯系的助教吧?”张瑛微微点点头说:”我就是刑侦系的助教。

    从间谍训练班毕业以后,刑侦系的很多老师都希望我能够留校当他们的助教。

    其中一个主要任务就在刑侦系学生们做拷打训练时当活体器材。

    ””天啊,爲什幺啊?他们干嘛要你去做这样的工作?””嗯……可能是因爲我身体素质好吧,他们可不希望拷打的对象很快就支持不住晕过去了……那样的训练意义不大。

    ”夏芸盯着张瑛看了半天,好像不认识张瑛了似的。

    她说:”我看才不是呢,肯定是因爲你长得漂亮,身材又好。

    男人就是喜欢欺负漂亮女孩子,就像你说的,他们对你用刑肯定感觉特别舒服。

    ””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吧。

    ”张瑛小心的说。

    ”那你爲什幺答应做助教啊?白白让他们欺负……他们是不是逼你的?””没有,他们没有逼我。

    只是我想……以其以后让敌人来享受侮辱我,虐待我的快感。

    还不如让我们自己的战友来享受呢。

    况且这里还有医疗保障。

    ””唉!”夏芸歎道。

    ”你倒是真想得开……这些老师,学生都认识你。

    让他们看见你被虐待的样子,多不好意思啊!”张瑛回答说:”可不是呢。

    开始的时候觉得羞死人了,不过现在要好点了。

    ””那你这工作是不是特别辛苦啊?””嗯……是挺辛苦的。

    平时的时候他们还是挺照顾我的。

    就是现在女助教人数太少,只要从医院里面出去,他们随时都会需要我做实验,没有什幺休息时间。

    ”张瑛说。

    ”我就是问你做实验的时候。

    我要是男人,也不会让你有休息的时间。

    ”夏芸居然开起玩笑来。

    ”做拷打实验当然很辛苦了,”张瑛实话实说:”给老师做实验对象的时候,他们要研究各种虐待方法,测试刑具的使用极限。

    给学生们做实验对象的时候,他们要反複练习,人又多,会被弄得死去活来的。

    ””天啊……你……你那幺漂亮,他们做起实验来是不是对你特别狠啊?””我们那里五个助教都很漂亮的。

    不过我最年轻,又工作没多长时间,他们倒是都希望用我做实验,可能是有新鲜感吧!”夏芸说:”哼,男人都坏着呢……就是喜欢年轻的……不过我要吃黄瓜,也挑嫩的吃,呵呵!”张瑛也笑了起来,拉着夏芸开玩笑似的说:”要是你也来当助教,他们可就要争着挑你做实验了。

    ””啊!你真坏!我可不当什幺助教,我还是要做真正的间谍,但英雄。

    我才不要被学校里这些男人玩来玩去的……尤其是那些男学生,傻了吧唧的!我可不要他们来碰我……对了,要是到我上<熬刑实践>课的时候,不会让我今天早上看见的那帮男生来刑讯我吧?”张瑛说:”应该不会,和你同届的男生一般来说是没机会碰你的,除非是特别优秀的,老师特别照顾他们……”她开玩笑说:”又或者你你在他们中间偷偷找个男朋友。

    ””切,我才不会呢!我以后要找个又高又帅的男朋友!”夏芸浮想联翩的说。

    ”你以前有没有男朋友?”张瑛问。

    ”没有……我妈妈管得那幺紧,哪里来的男朋友啊!”夏芸害羞的说。

    ”噢,那你还是处女咯?”夏芸嗯了一声。

    ”哇!”张瑛惊歎起来。

    ”怎幺了?”张瑛笑着说:”不知道到时候哪个老师那幺幸运,去给你开苞呢!呵呵””说得那幺难听,”夏芸撇着嘴说。

    ”我才不要谁给我开苞呢……”张瑛乐道:”你又不找男朋友,又不要老师给你开苞,到时候被一根铁棍把你的处女膜捅破你就该后悔了。

    女孩子的第一次印象会很深的哦。

    ””唉……我可不要那样……”夏芸皱着眉,摇头问道:”<熬刑实践>课上,他们真的会用铁棍子捅我的下面吗?”张瑛眨眨眼睛说:”那算轻的了,妇刑幺,就是要虐待女人的下体私处还有胸部。

    ””我在网上看过一个小说,有几个大变态玩厌了女孩子,就用各种办法把她们杀死,其中有一个办法就是用一根烧红的钢釺从下面捅到女孩子的身体里……”夏芸紧张的说:”你所要是我被敌人抓住了,会不会碰见这样的变态行刑官。

    ”张瑛赶紧吓唬她说:”当然有可能了……这也是一种酷刑,刑侦系的老师们都在研究呢。

    ”夏芸撇着嘴说:”这种酷刑有什幺用,把女囚犯都给杀死了,什幺也问不出来……””当然有用了,虐杀女囚有四种目的:一个是爲了做给别人看,威胁别的囚犯,你要是看见你的战友被残酷的虐杀了,下一个就是你,你害怕不;第二是报複泄愤,你想想看,要是刑讯了几个月,你什幺都不说,刑讯人员肯定会被上级斥责,他们就会想很残忍的办法把你虐杀了。

    第三个嘛就是爲了娱乐。

    还有呢就是爲了练胆。

    ”夏芸说:”你看你,真不愧是助教老师,好像在讲课似的,我才不要听呢。

    要是被抓住了,爱怎幺样怎幺样,我也没有办法,你说是不是!……对了,你说你们系在研究这个,不会真拿你做实验吧。

    ”张瑛笑着说:”你说不爱听,还非要问我。

    我可不说了。

    ”夏芸抓住张瑛的手叫到:”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就想知道他们怎幺对你的。

    ”张瑛说:”教官们当然是想让我们尽可能多的尝试各种各样的酷刑啦,你想问什幺呢?””就是刚才说的用烧红的铁棒捅到女孩子下身……”夏芸的声音越来越小。

    张瑛继续问道:”你说的铁棒是粗的还是细的啊?”夏芸不好意思的说:”粗的那种呗,网上的变态小说里说是用建筑工地的大粗钢釺。

    你说你们系不是在研究幺?”张瑛哦了一声,说:”是呢,不过那是好重好重的酷刑,我还是不说给你听了,你会害怕的。

    ”夏芸说:”我才不害怕呢,又不会用我做实验……你呢,你害怕吗?”张瑛说:”我不……其实……当然是害怕啦,我是实验品嘛。

    其实有好几次……”她回想起以前被虐待的情景,心里又开始颤栗起来。

    ”其实什幺?”夏芸赶紧追问道。

    ”有好几次他们都已经把那种烧红的钢釺插进了我的下面……””啊!”夏芸吓得嘴都合不拢了。

    ”只不过没有完全烙毁我的……阴道……最多一次,就是在我毕业典礼之后的那一次,差不多插进去到一多半的位置。

    ”张瑛的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连夏芸都感觉到了。

    ”他们也没有把握,如果一直插进去,完全毁掉我的下体,不知道能不能恢複。

    所以会比较小心,每次都只比上一次前进一点。

    ””那……后来你都恢複了?”夏芸问。

    ”还好吧!到目前爲止都还能恢複!”张瑛心有余悸的说:”做了好几次手术,差不多整整修养了一个暑假,总算是恢複了。

    ””天啊,要是恢複不了怎幺办……”夏芸说。

    ”恢複不了,我可就废了……”张瑛又笑着对夏芸说:”不过你放心,你还是学生,他们不会对你下这幺重的手的,要是把学生弄坏了,他们要负责任,受处分的。

    ””哦……那你呢?那时候你不是也是学生吗?””我在毕业典礼上就签了工作合同,成了助教,同时也是教具,也就是实验品。

    把实验品弄坏了,他们不会有太大的责任。

    所以才会对我下重手。

    ””这些老师还真是狡猾。

    那现在你可惨了,他们想怎幺虐待你就怎幺虐待你。

    一次比一次疯狂,下次实验可能就把那东西完全捅进去,那可怎幺办……”夏芸没遮拦的说。

    张瑛只好假笑着说:”也不是每一次实验都那幺疯狂。

    男人玩心重,好多时候都只是以取乐爲主,虐待不是很重的。

    再说女孩子身上又不是只有阴道,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想羞辱一下我,或者玩弄一下我的胸部。

    只要让他们满足一下就好了。

    ”夏芸有点着急的说:”那就更不对了。

    我们是好端端的女孩子,干嘛要给他们玩……张姐你也是的,给他们做实验品也就罢了,难道还要做他们的性玩具不成。

    我妈妈说,女孩子最重要的是自尊。

    女人其实比男人差不到哪里去,干嘛要吧自己变成男人的玩物呢。

    ”这下子张瑛也没话可说了。

    她还不想告诉夏芸,作爲女体教具,其实就还就真的是男教官们的玩物。

    夏芸又歎了口气说:”要是你真的恢複不了,会怎幺样呢?”张瑛轻飘飘的说:”那我也不知道了。

    ”她也不敢对夏芸说,在那次狂虐之后,在恢複的过程中,她自己也非常担心。

    张瑛也曾经设想过,万一真的恢複不了,她甯可被当作废物利用,让陈桐他们痛痛快快的玩一次虐杀游戏。

    ”有时候做实验就是要冒点风险的。

    ”她貌似轻松的说。

    夏芸摇摇头说:”真不知道你怎幺想的?我还是甯愿做个真正的间谍,也不要这样一次又一次被折磨,好像性奴隶似的。

    整天担心着下一次的实验会有多残忍。

    ”张瑛轻声的自我辩解说:”我也想做个真正的间谍,不过他们刑讯部门也确实需要真正的,好用的教具和实验品。

    自从有了我们这几个女体教具,他们还真的培养出很不错刑讯高手呢。

    ”夏芸忧心忡忡的回答道:”不跟你说了,晚上还要去上晚自习呢。

    我应该回去準备一下了。

    谢谢你陪我聊天。

    ”张瑛担心的说:”和我聊完,你是不是更加害怕了?”夏芸点点头说:”害怕是有点害怕。

    不过和你聊完,我倒是心情好多了,”她带着点怜悯的表情笑着说:”至少知道了我崇拜的张瑛姐姐果然是个女英雄。

    ”张瑛摇头说:”你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是什幺英雄,就像你说的,我差不多成了男人的玩物了。

    ”夏芸认真的说:”在我的心目里,就是女英雄!你这个工作可不是谁都能做的!””谢谢你了,大概也就只有你觉得我是个女英雄呢。

    ””张瑛姐姐,你给我留个电话吧,在学校里我没有什幺朋友,要有什幺事情,我也好联系你。

    ”张瑛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抄了下来,又写了高挺的电话,对夏芸说:”你要是联系不上我,可能我正在做实验,要有事情可以找高教官,他会帮你的。

    ”夏芸连忙摇摇头说:”我才不要找什幺高教官,今天我就看得出来,他才不是什幺好人呢。

    他肯定想着要把我变成……你那样的教具。

    ”张瑛笑着说:”哈哈,有可能,谁叫你长得那幺漂亮呢。

    这样吧,我给你留一个何医生的电话,他是学校医院的主管,他可是个好人,一定会帮你的。

    对了,今天告诉你事情你可不能给你别人说,这可算是军事秘密,一定不能乱说的。

    知道了吗?””好,我一定不会说的。

    ”夏芸小心的收好纸条,又给张瑛写了一串数字。

    ”这是什幺啊166……065……408……7?””这是我的及时通讯号码啊!”夏芸说。

    ”在部队里面也能用这个吗?”张瑛疑惑的问。

    ”哎呀,是不能用,我忘记了,晕,我是个网虫,老想着上网的事情了。

    ”,走到门口,又回头对张瑛说:”好姐姐,我有个小小请求,你给我一张你受虐……做实验的时候的照片吧,我想看看他们是怎幺折磨女孩子的。

    ”张瑛犹豫的说:”哎呀,那有什幺好看的,我都是被折磨得没有个人样,丑死了!”夏芸拉着张瑛的手说:”好姐姐,你就给我一张吧。

    我就想看看我最敬佩的女英雄是怎幺熬刑的!”张瑛经不住夏芸的恳求,只好说:”我现在没有,下次来我给你一张吧……你看见了姐姐难看的样子,可不要笑话姐姐我哦!””不会的,不会的,我崇拜你还来不及呢……嗯……你给我一张你被……大铁棍子烙下体的好不好?”夏芸继续恳求说。

    ”哎呀!你个丫头真是得寸进尺了!”张瑛举起手,做出要打夏芸的样子。

    夏芸哧溜一下滑到了门口,”我就想看这个!”说着跑向了电梯,”你别送我了,好好休息吧!”张瑛关上门,慢慢的走到窗子边,看着夏芸蹦蹦跳跳跑回去的样子,烦恼似乎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